香港反送中行动升级,示威者闯入立法会大厅

香港反送中运动在7月1号香港回归中国22周年的晚上突然升级,部分示威者闯入并短暂占据香港立法会,引起国际关注。大家都被这些画面所震撼,一群示威者攻进立法会,破坏里边的一些设施,砸碎玻璃墙,在立法会大厅里用喷漆写口号。


 

闯入立法会大楼破坏BBC: 示威者投票决定行动  
 
英国BBC的一篇评论引述报导说,事发当天,一群前线示威者,他们在中午时分投票决定攻占立法会,他们从下午1点开始出动铁枝、铁笼车等工具,冲撞立法会大楼外的玻璃墙,在进入大楼后又弄毁铁闸,占据立法会议事厅。晚上大约9点钟,上百名的示威者就闯入立法会,他们在场上喷上“反送中”、“林郑下台”等字句。



示威者在立法会大楼内大肆破坏,电视画面拍到示威者四处打破玻璃、电脑器材、投映机、电梯等设备。从他们破坏的东西可以看出,他们是选择性进行破坏,例如他们选择涂鸦主权移交后才有的区徽、挂上殖民时期的旗帜,并破坏现任及历任立法会主席的肖象,但殖民时期立法局主席的肖象就完好无缺。过后还拿出带着来的香港英国殖民地旗帜,挂在立法议会庭上。


 

摆空城计引示威者闯入?   警方: 担心冲突,避免人踩人

在暴力冲击事件发生之后,也传出了一些阴谋论的猜测。有人质疑,警方在事发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反而退场让示威者攻入立法会,其实是警方刻意设置一个“空城计”,引诱示威者进场。针对这点,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之后就澄清,在当时的形势下,警方弃守是逼不得已的事,并不是刻意要制造陷阱,而是担心警察和示威者会有冲突,也担心可能酿成人踩人的流血悲剧,所以才决定退守的。另外,香港警方也透露,当天有示威者向警员投掷不明液体以及刺激性粉末。



事发后各方都出来谴责示威者闯入立法会肆意破坏的行为,针对这次的事件,中国以强硬姿态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指出,中央政府支持香港政府和警方依法处置该事件。
 


占领运动遍布各国,纽时报: 能催生新政治秩序?

另外,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的一篇评论,直指这个香港抗议活动是群众暴力,评论提到,中国社会非常清楚,零容忍政策是这类破坏行为的唯一补救办法。否则,这就好像在打开潘朵拉的盒子,颠覆社会秩序。在示威行动升级后,以目前形式看来,香港政府不可能再让步,这批闯入立法会的示威者肯定会面对严厉的法律后果。



全球大规模抗议运动的关键词,“占领”
 
这次香港示威人士攻占立法会的行为,也让人开始联想起过去这些年在世界各地发生的占领运动。过去十年里,从纽约到伦敦、台北到香港,占领已经成了全球大规模抗议运动的关键词之一。



2011占领华尔街运动轰动全球,重要性堪比“阿拉伯之春”

占领行动开始引起全球关注,其实是从2011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的。当时一群自称是“99%的大众”的抗议者占领了华尔街旁的公园,向全球经济低迷的状况和金字塔顶端的有钱人发出怒吼。这场运动很快演变成了一场媒体狂欢,甚至有很多专栏作家将它的实质和“阿拉伯之春”相提并论。


 

香港年轻人有样学样2014年占领中环运动,2019占领立法会
 

后来台湾和香港的年轻人也有样学样,2014年9月28日,香港发生“占领中环”运动,要香港政府在香港特首选举落实真普选,这场后被称作“雨伞运动”的抗议持续到当年12月。再早之前,2014年3月18日,一群抗议马英九政府与中国签订《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学生占领了台湾立法院,揭开了所谓的“太阳花运动”的序幕,所以这一次香港的占领立法会运动里,也被人形容为是港版太阳花运动,连示威者也在冲入立法会后,也在墙上写下了太阳花这三个字。



纽约时报:占领运动是Facebook 革命。未能建立政治新秩序

针对这一场又一场的占领运动,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在2016年写道,过去几年里,从“阿拉伯之春”到“占领华尔街”,再到香港广场上发生的运动,我们目睹了大量“Facebook革命”。然而,一旦硝烟散尽,这些革命并不能建立起任何可持续的政治新秩序。


 

纽约时报: 香港占领立法会事件,能改变香港?

这是因为,这么多声音得到放大,达成共识成了不可能的事。纽约时报昨天在他的一篇评论中就提出一个问题,香港这次短暂占领立法会的事件,你认为会改变香港吗?会催生出政治新秩序吗?问题的答案就留给大家自己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