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修宪18岁投票,惟反对党开出2条件

降低投票年龄到18岁,这项修宪一直是希盟的承诺之一。不过反对党却在修宪提呈国会的前一天,突然开出2大条件说,反对党可以支持修宪,不过第一,必须让满18岁选民自动注册成为选民;第二,让大选候选人的资格,也降至18岁。



下届大选增380万首投族,朝野都没占优势

先撇开反对党开出的条件不说,假设一旦真的修宪成功,可以确定的是年轻选民必定会大大增加,预料届时将有380万符合资格的新选民,这会不会影响到下届大选的政局?但不管是哪个年龄层,说到底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才是选民们的最大考量。想要争取选民的支持,最重要的还是搞好经济搞才对。



政局巨变年轻人成主导,大马能否更成熟民主?

针对投票年龄从21岁降低到18岁,朝野议员纷纷点到了两个关键点,那就是大选更难预测和新生代的未来。一旦修宪通过,不仅是选民册上增加超过150万名青少年选民,而是整个大马政治格局都将出现巨大变化,年轻选民或许会成为主导。

选民年轻化 ,逼政党改变风格语言、创新观点及政治目标

这对政党来说是一项新挑战,而且是非常大的挑战!选民年轻化,政党就被逼要作出改变,除了要使用迎合年轻人的风格和语言,朝野政党过去那些毫无新意的观点和发展宣言也不管用了。社运分子希山慕丁莱益斯在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就指出,年轻选民不像年长选民那样容易受到影响,政治人物为了争取选票答应要建一座桥这样的竞选承诺,对年轻人起不到任何作用。


 

年轻选民要什么?
 
要争取年轻选民,政党必须考量到他们的利益与信仰,提出一个长期计划。希山慕丁莱益斯说,这些年轻选民是未来的主人翁,政党要得到他们的支持,就要让他们看到他们可以享用到这块未来的大饼和发展大蓝图,同时需要拓宽思路,例如在影响世界的课题上表明立场,像全球暖化,而不是像保守政党还在宣扬一些琐碎的敏感课题,比如穆斯林参与圣诞节到底有没有违规这种小事。



民主素养更成熟?提早接触政治培育新生代领袖

虽然降低投票年龄对我国民主而言,是往前迈出一大步,但前国防部长希山慕丁提出质疑认为,很多18岁年轻人过度依赖社交媒体的资料,他们能辨别真假吗?但大马工艺大学讲师马兹利阿里就说,如果大马年轻人能提早接触政治,肯定会培养出更多年轻领袖,以及更加成熟的新生代,否则这些年轻选民会表现得像扯线公仔、像玩偶一样愚蠢,不知道他们应该做什么,只会听从指示,那才是国家的不幸。



不满教育就业不利政府,年轻选民倾向投反对党?
 
然而,降低投票年龄却很可能对执政党不利,尤其在年轻人关注的教育和就业问题,这其实也是希盟政府的承诺,但未能兑现承诺就会导致年轻人不满,所以他们在投票时,很有可能会倾向于反对党。不过无论如何,公共教育机构毕竟是隶属政府管辖,相信政府在接触年轻人方面还是占有优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