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宜性的婚姻”,巫伊联婚没有爱情的基础?

敌对了40年,巫统和伊斯兰党在9月14日,于上万白色人潮的见证下,历史性地签署合作宪章。明显地,没有509巫统丢失江山,伊斯兰党退出在野联盟,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说白了,巫伊合作只是一段“权宜性的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如果以一对男女做比喻,巫伊彼此原本就没有爱情的基础,这完全只是为了各自短暂的利益而结合,讲得更白,就是互相取暖、除了打击共同敌人,希盟,也互相利用,达到各自所要的目的。



巫伊剑指布城

巫伊合作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剑指第十五届大选要联手攻破布城,这并非不可能的事。依照509大选趋势,有多达30个国席的三角战成绩,要是巫伊促成一对一竞选,巫伊两党选票相加起来,原本都可以拿下这30个国席。这意味着,如果巫伊算盘真的打得响,两党合作真的能带来1+1等于2的结果。巫伊只要在下届大选,保持509的87个国席,再加上原本可以拿下的那30席,如此一来,巫伊的合作就能赢下127席,跨过112国席的执政门槛,入主布城。

巫统依靠伊党挽回形象?

另外,独立民调机构巧思中心(Ilham Centre)的政治分析员阿兹兰点出,巫统现在是试图要依附伊党的伊斯兰形象,来修复因为领袖涉及贪污丑闻而受损的信誉;至于伊党则是乘机利用巫统广大的机关和基层优势,来增强他们在马来区的支持率。无独有偶,首相媒体顾问卡迪耶欣15日在个人面子书发文,提出了相同的看法。



卡迪耶欣:纳吉和扎希急借伊党洗臭名

卡迪认为,现在是巫统比伊党更迫切需要这段婚姻关系,特别是背负罪状的纳吉和扎希,以及其他巫统领袖和他们身边的亲信朋党,都急需借着与伊党大婚,借种族宗教之名,为自己恶臭的形象洗白,并且转移外界的视线,让大家暂时忘掉他们正在受审的贪污案件,这也是摆脱官司的唯一途径!

伊党重拾旧欢,惟对过去历史仍有保留?

婚约是签了,但巫伊在纠结的,或许就像台湾歌手黄小琥的经典名曲唱的那句:“相爱没有那么容易,每个人有他的脾气”。其实,巫伊不是没有相爱过的,伊党在1951年成立初期,是附属巫统的宗教组织,但双方后来决裂分手了。1972年,在巫统领袖的招手下,伊党加入了国阵组成联合政府,但五年后又因分歧加深闹得很僵,而退出国阵。主张神权治国的伊党多次批评世俗、且和非穆斯林合作的巫统是“异教徒”,两党一直长期敌对。



巫伊基层不相往来,分开清真寺祈祷  

巫统和伊党对抗了40年,最剧烈的斗争不是在高层领袖之间,而是在双方的基层支持者。草根基层长期各自被善于玩弄政治的领袖操纵和洗脑,进而互相敌视。大部分的马来甘榜,巫统和伊党各有组织,阵线分明;很多清真寺和祈祷所,也分为巫统和伊党色彩,各有所属,不会进入对方的地盘。先不论两党高度重叠的议席,未来要怎么分,巫伊两党本来在意识形态上就有立场矛盾,过去几十年,双方都一直在“马来穆斯林竞赛上”,争做种族宗教的正统代表,只想想在政治厮杀上打倒对方。

希盟只能做一届政府?

分分合合的巫伊,这段再重新开始的婚姻,能走多久还要看下去才知道,但不能否认的是,巫伊合作从14届大选的投票取向来看,可以赢得大约75%的马来穆斯林选票。两党结盟,理论上就能结合两党的选票,成为大多数,巫伊联手的实力,希盟绝对不能低估。否则很可能只成为一届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