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推"共荣愿景",冀2030年马来西亚之虎腾飞

继敦马在1.0任内推行的2020年先进国宏愿确定失败之后,重新为希盟执政下的马来西亚订定“延长版”的新宏愿,并正式推荐“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敦马在大会上矢言,未来10年要提升国人的生活水平,政策也强调会继续辅佐土著,帮助他们尽快追平跟非土著之间的经济差距,让我国可以尽快崛起成为“新马来西亚之虎”,为我国未来10年的发展画了一道美丽的前景。

tunm-(1).jpg

“2030共荣愿景”只是旧酒装新瓶?

希盟政府把未来10年的发展愿景编得很华丽,要让我国在10年内变成新马来西亚之虎,但有不少人就把这份“2030共荣愿景”拿来跟前首相纳吉当年在位时主推的“国家转型计划NTP”相提并论,觉得希盟订定的这份10年经济改革,跟纳吉的版本没什么不一样,甚至还有人把影响我国超过半世纪的“新经济政策”这个老古董也都搬出来跟它做比较了。

Commentary-PIC.jpg

经济学家:未检讨“新经济政策”失败经验


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有一篇报道就引述经济学家哥美兹的质疑说: 2030年共荣愿景中并没有检讨,当年也是打着提升土著经济地位的“新经济政策”最后为什么失败,因为说穿了,2030年共荣愿景要继续辅佐土著的目标跟新经济政策没什么不一样,但他问希盟有没有检讨过当初失败的原因?现在,经济部当初在撰写愿景之前到底咨询过多少人?有没有咨询过私人界?希盟政府内有没有进行跨部门的讨论?

2-(1).jpg


哥美兹质疑政策边缘化非土著?

第二,哥美兹也提到,希盟未来10年在政策上要继续辅佐土著提升他们的经济水平,但其实非土著近年来也没有过得如想象中那么好。他端出数据说,在70到90年代,非土著的企业股权份额是有在上升的,但来到今时今日,非土著的企业股权份额已经下降到跟1970年代同等的水平,这说明了这些年其实非土著也在退步,但似乎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件事。

kadir.jpg

土团党最高理事:“2030共荣愿景” 类似前朝政策

面对“2030共荣愿景”只是旧酒换新瓶的批评,以及被质疑没有检讨前车之鉴,这个政策,10年后到底能不能够成功等问题,土团党最高理事卡迪耶欣在接受网络媒体《透视大马》访问时不忌讳地说,这跟前首相纳吉提的国家转型计划很像,甚至跟新经济政策、2020年宏愿也有共同点,但过去这些政策有它做得对的地方,才能让国家走到今时今日;但做错的部分就要调整,并在对的事情上多加着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