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与阿兹敏恩仇录

大家应该还记得,公正党主席安华和署理主席阿兹敏在会面前的两个星期里,阿兹敏派系还加大火力对着安华全面进攻,以20名中央理事的联署,公开要安华低头认错道歉,显然就是要他难堪下不了台。然而在后来的会面中,真的可以像阿兹敏在社交媒体的贴文写的,“所有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阿兹敏与安华的恩怨与决裂,是在过去10年,经过多起事件挤压后而引爆。这可追溯到2008年全国大选雪州变天,也是在公正党委任亲安华的卡立出任雪州大臣时开始,当时跟安华出生入死的阿兹敏争做大臣落马,阿兹敏对安华开始有了芥蒂。



后来,2014年的“加影行动”失败,阿兹敏成功击败当时的大臣人选旺阿兹莎出任雪州大臣职位,进一步加剧了裂痕,再到509大选前夕,阿兹敏钦点的候选人最后一分钟被时任党主席旺姐拒绝,更加深阿兹敏对安华的不满。在去年的蓝眼党选,拉菲兹获得安华的祝福挑战阿兹敏问鼎老二职位,2人关系可说是公开决裂。
 
男男性爱短片”成压死骆驼的稻草
 
今年7月爆发“男男性爱短片”一事,有人认为那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2人的关系推到水火不容的地步,而安华被认为是幕后黑手。


 
509前师徒即便有疙瘩,阿兹敏仍以安华马首是瞻
 
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就算两人有了芥蒂,2人师徒关系的表面功夫还是维持得很好。当安华还在大牢服刑时,阿兹敏一直还是在党内规规矩矩地扮演着老二的角色,以安华马首是瞻,除了向身在狱中的安华传递消息,也经常会把安华的讯息从牢里带出来。阿兹敏与安华关系明显生变的分水岭就在去年尾的蓝眼党选开始。
 

 
蓝眼党选后确立势力,安华与阿兹敏从师徒变对手
 
党选成绩出炉,在没有安华的祝福加持下,阿兹敏的派系几乎横扫党内所有的重要职位,这就正式确立了阿兹敏在党内的地位和势力。而在希盟里头,阿兹敏除了是马哈迪心目中的金童子,经济部长位子坐得稳定之外,环顾希盟一众人物,以年龄、资历和党职衡量,他都超越同侪,是最有潜力出任马哈迪和安华之后首相职位的人选。
 

 
政治行情看涨,阿兹敏不甘只当安华跟班?
 
政治行情水涨船高,翅膀硬了,阿兹敏有自己的政治利益盘算,他不可能跟支前一样,完全服从和听命于安华。党选中阿兹敏漂亮胜出,对安华来说无疑是重重的一击。安华虽然是党主席,但无论在领导层或是基层,阿兹敏是强势老二,再加上阿兹敏和马哈迪的亲密关系,这更让安华对他不能没有顾忌。
 

 
丛林法则一山不能藏二虎 ,蓝眼党争“大团圆结局”
     
阿兹敏崛起成为蓝眼这座山头的另一只老虎已经是一个事实,安华今后无可避免地必须面对阿兹敏派系的牵制。记者早前的“和解会”,蓝眼原本一触即发的分裂风暴,总算在创党20周年的全国党代表大会前夕被压了下来。然而,在“一山不能藏二虎”的政治法则下,蓝眼党争真的来到大团圆的结局了吗?这个问题相信大家心里都会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