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特佐称非主谋只是中间人   沙菲宜: 垃圾话!

那位好像人间蒸发的国际通缉犯刘特佐,突然高调通过电邮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专访。据报道,这也是近这四年以来,刘特佐在没有通过公关公司和代表律师的情况下,第一次亲自接受媒体访问。

Slide2.JPG

刘特佐这篇专访重点,或许用5个字可以概括:“我是无辜的!” 刘特佐强烈否认他是一马公司案的“主谋”,大家冤枉他了,因为他不曾在一马公司或SRC担任任何决策者的职位。刘特佐说,由始至终,他只不过是一名中间人,但是很无奈,如今却成为了代罪羔羊,而模糊了其他重要人物和机构在这单金融丑闻中扮演的角色。

Slide4.JPG

涉嫌一马公司丑闻被控的前首相纳吉的御用代表律师沙菲宜一在看了刘特佐这篇为自己洗白白的专访后,马上对媒体大骂刘特佐讲的都是垃圾,还叫刘小胖你这位“头号骗子”别再抵赖了!


大难临头玩切割   纳吉和刘特佐互相推卸责任?

刘特佐跳出来说,不是不是,我不是一马案的主谋,我是被政治陷害的,被迫吃死猫。而纳吉的代表律师沙菲宜却马上还击,刘特佐你这头号骗子、头号主谋,别再装了。突然之间,1MDB这单轰动全球的世纪金融丑闻,涉及的两名关键人物,刘特佐和纳吉,都在那边喊冤,说自己不是主谋。特别是纳吉,更是多次咬定他才是被刘特佐蒙骗的受害者。

Slide3.JPG


仅工作上专业接触?纳吉:我被刘特佐骗了!   

回顾一下509变天以后的2018年11月份,纳吉在接受马来《阳光日报》专访时就声称,他被刘特佐骗了。他说他与刘特佐的关系,完全只是工作专业上的接触,他对刘特佐的私生活,什么买游艇丶买私人飞机、开豪华派对,完全不知情。


Slide5.JPG

归咎刘特佐是黑手   沙菲宜:纳吉是受害者

纳吉“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的这一招,继续贯彻沿用到2019年12月份,SRC案件的审讯供词中,纳吉代表律师沙菲宜坚称,刘特佐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整个SRC国际公司和一马公司管理层,都被刘特佐“收买”了,而纳吉也是个被蒙在鼓里的受害者,被刘特佐“坑”了。

冤喊没获通知   纳吉:不知刘特佐转账巨额入户口

在法庭自辩时,针对刘特佐三度转了一大笔钱进去他的Ambank户口,以及沙地王室那26亿令吉的捐款,纳吉在庭上说,那些都是刘特佐自作主张在干的事,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曾授权给刘特佐这么做,他知道之后也很惊讶。总之就一句话,不关纳吉的事,都是刘肥佐在搞事。

Slide7.JPG


刘特佐与纳吉一家关系匪浅?

然而,纳吉和刘特佐的关系,真的就像他所说的,那么生疏,不是很熟?不管是美国司法部、还是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又或者是《华尔街日报》,这些揭露过一马丑闻内情的机构,都多次形容过纳吉和罗斯玛和刘特佐非一般的密切关系。刘特佐还被爆曾多次买上千万令吉的粉钻项链讨罗斯马欢心、出钱给纳吉继子里扎拍好莱坞电影,而这张在刘特佐的牵线下,让纳吉家族可以跟沙特阿拉伯王室交往的照片,就是最佳证明了。

Slide8.JPG


《The Edge》:我中有你分不开,纳吉刘特佐都是主谋!

用草根通俗的话来形容,以前是同穿一条裤子,同搭一条船的人,现在大难临头,为自保、逃脱罪名,都把罪责推给对方了。纳吉和他的代表律师沙菲宜尝试一再与刘特佐做切割,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刘特佐。但刘特佐昨天也出来把责任推回出去,说自己在这宗世纪大贪案中只不过是个“中间人”。

Slide6.JPG

针对刘特佐的最新访问,财经媒体《The Edge》的一篇评论文章就提出质问了,如果刘特佐真的只是中间人,那么案件主谋是谁?假定刘特佐口中的主谋是纳吉,但纳吉在法庭抗辩时,却又把一切罪责归咎于刘特佐。所以刘特佐这是在指责纳吉撒谎吗?《The Edge》评论写道,不管怎样,纳吉和刘特佐这两人都是主谋,因为他们在这些年欺诈一马公司时,两人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