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初期华印公民权   敦马:巫裔用特权交换

希盟为了保住政权、害怕流失马来选票,最终还是得向种族主义低头。首相敦马在接受网络媒体《今日自由大马》访问表示,他早预料到马来社会的反应,因为独立初期,马来人当时签下社会契约时,交换条件就是华人和印度人的公民权,必须以马来人的特权来交换。有一些人被告知签署ICERD会在破坏马来人享有的特权便引起反弹,我国是多元种族和宗教的国家,在特定课题上还是会面对困难但是政府必须针对反对声浪作出回应给一个交待。


马夫兹:劝巫伊勿办集会反公约  

既然政府决定不签ICERD,诚信党副主席马夫兹就建议巫统和伊党,取消12月8号的集会,因为他们只是在煽动种族情绪捞选票而已。马夫兹表示穆斯林面对的问题在还未签署ICERD前就已存在,所以问题不在ICERD上,而是在穆斯林的思想上。

 

巫伊煽动种族情绪牺牲国家安宁

穆斯林思想有问题才容易被有心人士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企图制造有计划性的冲突事件,使国内弥漫一种让人觉得很不安的氛围,以及对希盟政权施压。近期巫统和伊斯兰党紧咬着ICERD课题不放,卖力地煽动草根马来社群的种族情绪。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批评ICERD将破坏伊斯兰宗教和马来民族的种族议程。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更露骨,直接煽动暴力使马来人和穆斯林不惜骚乱,以阻止政府签署ICERD。


ICERD是巫伊翻身契机

巫伊都紧抓此难得的机会,煽动草根马来人情绪、走向极端,希望能为自己找到翻身筹码。巫统因已成功通过ICERD事件证明,他们在马来社群里依旧有影响力,展现巫统依旧是马来人的保护伞。巫统的契机ICERD是巫统在509后寻找寻新方向的转捩点。


ICERD签署突转弯   NGO批希盟未给人民清楚解释

希盟在这个大U转让公民社会的眼里却是软弱,不够坚定,不敢担当的表现。捍卫自由律师团主任拉蒂花在一场对话会上批评希盟政府,批评他们没有好好跟人民解释这份公约的内容,造成马来人社会对ICERD一知半解,结果让伊党和巫统逮到机会,在社会中散播不实讯息刻意玩弄议题。

ICERD未完待续   公民组织冀希盟扫除障碍重新讨论

509人民用选票把希盟送进布城,期待新马来西亚会有新景象。即使再尖锐的课题还是有理性对话的空间,不像过去那个年代。以中庸见称的马来显要组织G25呼吁全民监督暂时被希盟政府搁置签署的ICERD公约,希望政府能扫除全民疑虑、等时机成熟后,ICERD公约还能再度被拿出来讨论并签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