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人上街头,只因怕被遗弃?

 “马来人,在我国是最贫穷和最落后的族群”,首相马哈迪一再特别强调这一点,不过,他也语重心长地要巫裔好好努力迎头赶上。面对前天在巫统和伊斯兰党的煽动下,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马来中下阶层,汇集在吉隆坡独立广场前的大集会,显然地马哈迪不得不回应,告诉马来社群,他也了解和关心他们的问题。

不管喜欢不喜欢,作为马哈迪口中,我国最贫穷、最落后的族群,面对其他族群的竞争,马来人心里普遍充斥着不安全感和害怕被遗弃的恐惧感,他们渴望受到保护,这是不难理解的。因此在巫伊联手炒作之下,以捍卫马来人主权、保护伊斯兰地位为诉求的反ICERD集会,在马来社会就立刻发酵,一呼百应下,得到了极大的回响与共鸣。
 

 

巫、伊联手捞取政治筹码?
 
以前天反ICERD大集会,淹没吉隆坡市中心的汹涌白色人潮看来,必须承认的就是当下马来社会背景下,政党大喊种族宗教主义,是有极大的市场的。看到前天的人潮,在动员街头集会尝到甜头之后,可以预见已经政治论述上彻底破产,领袖丑闻缠身的巫统,和讲来讲去只能提出神权治国的伊斯兰党,相信在短期内,将会更坚定地继续以这种最廉价的政治成本,联手大玩种族宗教情绪,透过煽动和扩大马来穆斯林社群的不满,以在下届大选争取他们手上的一票。
 

 

ICERD引爆巫裔不满情绪
 
这场反ICERD大集会,实际上重点早就已经不在有没有签署ICERD,因为政府早就说不签了,ICERD课题只是一条被巫伊操弄的导火线,用它来点燃马来社会。在第14届大选之后的不满和危机感,经过巫伊的煽动后,一些不满现状的马来群众,就找到一个理由来宣泄他们对选后不满的情绪。

不管是什么因素,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希盟在执政的半年里,在经济和民生问题上,给人的观感似乎是缺乏对策。经济低迷、油棕和橡胶价格下跌、失业问题加剧和生活成本高居不下,这些对马来社会中下阶层冲击最大。作为外人,我们当然可以做出种种不屑的批评,但民主的政治是现实的,不满意这个政府,就会让这个政府倒台。
 

 

巫统60年长期塑造巫裔“受害心理”
 
过去60年来,巫统在朝时透过掌控媒体及其他舆论,牢牢操控马来社会的思想,长期塑造马来社会的受害者心理,让他们认为自己被迫害和孤立。这次,在巫统60年来,长期的种族政治塑造的梦魇下,希盟没有事先在马来社会做好教育宣导推动种族和谐,就贸贸然祭出ICERD,结果成为敌对阵营的把柄,在马来社会被无限放大恐吓与扭曲。
 

 

希盟棘手问题:急须解决马来中下层经济问题
 
一场集会,反映出希盟政府在马来社会必须面对的现实。在我国的政治现实里,不管喜欢不喜欢,马来社会这个最大社群的不满情绪,是不能忽视的。现在,希盟政府的当务之急,是先要搞好经济解决小市民,尤其是马来中下阶层的经济生活问题,然后才再循序渐进地进行各种体制改革。

只要生活过得好经济搞好,小市民就不会轻易被政治煽动。只有这样,才能让马来社会中下层的思想,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政治操控下得到解放,让他们不会再轻易被族群的诉求给绑架。要建立新马来西亚,这是必须解决的棘手问题。
 

 
 

政府尊重言论与集会自由,林吉祥:新大马的胜利。
 
对于刚刚落幕的反ICERD大集会,行动党老大林吉祥发文告形容,这场集会对希盟政府而言,确实是项挫折,但这却是新马来西亚的胜利,因为这项集会得以和平落幕,显示希盟政府尊重人民的言论与集会自由,包括反政府的行动。
 

 

有联邦宪法的保障,马来人的特权不会消失。

在因为反ICERD集会而被迫展延一天举办的国际人权日庆典上,人权委员会主席拉扎里依斯迈在活动致词时,就以不点名的方式影射马来社会说,虽然在谈及人权平等时,部分人士会担心一直以来所享有的特定权益会消失或被撤除,但他强调,这不需要担心,因为联邦宪法已经清楚阐明有关权益,会继续获得保障。
 

 

政府为何不签ICERD?敦马:须给巫裔赶上的机会。
 
至于首相马哈迪在出席一场土著活动时,告诉台下的马来人,政府不签署ICERD的原因,那是因为马来人已经比其他种族落后,因此政府需要把更多机会留给马来人让他们追上来,而ICERD公约是不允许政府执行种族扶弱政策的。

虽然敦马还是不放弃扶助马来人,但他也语重心长地要马来人更加努力追上其他族群。他甚至反问台下的马来人,现在在我国,最穷、最落后的族群就是马来人,他们难道没有羞愧之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