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人担心,由巫统退党潮所吹起的跳槽旋风,会一举坐大原本在509大选,只赢得13席的土团党。有的人更认为,通过吸收大量前巫统议员而壮大的土团党,会让巫统的“土著议程”再次成为施政的核心,进而导致希盟在大选前,喊得响亮的制度改革,最终会沦为泡影。而要是土团党一党独大,希盟这个政治联盟最终就会走回了国阵的老路,由土团党一党说了算,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国即使经历了政权轮替,但事实上却还是原地踏步呢?

"巫统迷失方向"   13沙巴国州议员集体退党

2个星期前,前沙巴巫统州主席哈芝芝,率领13名国州议员,和21名区部主席,集体退出巫统,给了509后士气低迷的巫统重重一击。哈芝芝指出,如今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已经损害了10万名非穆斯林对巫统的支持。不管这些领袖提出什么退党理由,但可以肯定的是,巫统已经没有了执政的资源。这一波退党潮,让沙巴巫统近乎瓦解。

就在沙巴巫统议员集体跳船后2天,包括前贸消部长韩沙再努丁在内的6名西马国会议员,也选择在同一天离开巫统。这一波又一波的“跳槽风”,把曾经风光无限的巫统,吹得东歪西倒。原本在509大选中所赢得的54个国席,如今也锐减至37席。



议员跳槽靠拢希盟   509后大马回到原点?

巫统才下野短短不到8个月,巫统就流失了接近三分一的国会议员,让人深刻地体会到,政治世界里的现实、残酷的一面。刚才我们提到的,巫统一批又一批议员相继出走,并向希盟靠拢,让许多期待改革的国人担忧,甚至失望。

斗争二、三十年,好不容易在509大选取得成果,我们是不是又回到了原点呢?有人看到最近的政局发展,已经给了肯定的答案。但网络媒体《透视大马》,访问了2位时事评论员,他们却提出了另一个比较正面的角度来看待这些“青蛙议员” 跳槽的现象,他们认为这未必完全是件坏事。


跳槽非坏事?

其中评论员苏铭强就剖析,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现有的在野党,包括国阵和伊党都偏向右倾、保守的路线。如今,让这些心已经不再巫统的议员,一次过出走内部转型,将削弱巫统的力量。

面对这样打击,那些极端人士将无法继续主导巫统。而留下来的巫统领导层,为了继续生存,将不可避免地要重新检讨他们的路线,并在未来的时间,朝中庸的方向的走去。

另一位时评员潘永强则点出,跳槽本来就是政治转型的一段必经之路。唯有经历了这段过程,马来西亚才会出现全新的政治面貌。他解释,每名政治人物,无论是在朝或是在野,为了各自的议程,都会做出一些投机行为,因此跳槽并没有什么好出奇的。在巫统失势后,大批国州议员因为没钱没权,而毅然离开巫统,这是再平凡不过的自然政治现象。




“青蛙”只会是追随者,跳槽无需太担心

对于接纳这些“青蛙议员”入党,会否让打着改革旗号胜选的希盟,最后偏离轨道、变质呢?针对这个问题,苏铭强叫大家无需太过杞人忧天,因为希盟各政党都已经有着非常鲜明的路线,所以不管这些“青蛙”加入哪个政党,他们都只会是追随者,绝不可能有机会走在前头,主导这个政党。



盟党相互制衡   跳槽不会让土团党“一党独大”

至于另一个大家关心的,议员跳槽会否一举壮大土团党的问题。两位时评员也异口同声地,要大家无需太过担心。这除了是因为希盟的权力结构,有别于国阵以外,其他两个盟党: 公正党和行动党,也有着一定数量的议席,所以彼此可以相互制衡,避免另一方坐大。

虽然议员跳槽并不值得被歌颂,甚至是应该受到严厉谴责的事,但就像这2名时评员所说的那样,如果这是国家要迈向更开明未来的过程,那么我们就把这段时间的跳槽风,当作是阵痛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