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初,巫统和伊斯兰党就高举捍卫宗教和种族大旗,号召几万穆斯林上街反ICERD公约举行大集会;再来,雪州兴都庙骚乱事件造成消防员阿迪死亡,也被一些马来组织炒作为种族宗教议题,发动民众拿大字报去到布城示威,要求首相敦马开除掌管团结事务的印裔首相署部长瓦塔穆迪。这连串经过精心铺陈的宗教种族事件,都是由马来保守势力在背后发动。





由此可见,马来保守派在政权轮替失去执政权后,正在想方设法反扑,而且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对准打着更开放民主自由旗帜上台的希盟政权,保守势力千方百计煽动马来草根社群的情绪,就是要把希盟拉下台。


希盟面对巫伊反扑   自由vs保守残酷竞争

澳洲国立大学的学术及研究平台“东亚论坛”最近公布的一项报告就指出,打从巫统509变天后,巫统里的种族主义失意份子,和强调神权治国的伊斯兰党联手反扑,造成我国社会逐渐被分化为两派。

第一派,是支持社会民主自由主义的派系,这派是希盟的支持者,另一派,由巫统和伊党联手组成的势力,他们以宗教和马来种族主义为号召。自由民主派和保守种族宗教主义派的较量,将让我国的政治版图出现残酷竞争!

马来种族主义者为了凝聚马来人对他们的支持,大打宗教牌,煽动马来草根说,伊斯兰正在被摧毁,除了马来人之外,就没有其他人可以来拯救伊斯兰了,试图挑起马来人的不安;他们甚至号称,只有强化伊斯兰的势力,才能让马来人原有的权力和地位受到保障。因此他们在12月初发动反ICERD大集会,煽动草根马来群众向希盟政府施压。




自由vs保守残酷竞争   我国社会或被严重分裂

509之后,代表民主自由的希盟,对垒巫伊两党组成的马来种族主义保守势力激烈竞争,逐渐把多元的马来西亚社会分裂成两大派系,让人担心,久而久之,会让和谐的社会因为彼此的政治立场不同,而被分裂成非黑即白。

这是一场政治博弈,无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最终只会有一派会胜出。要是赢的是自由民族派,变天后的马来西亚,肯定可以走向一个比起过去更美好的景象;但要是不幸,社会被巫伊两党鼓吹的宗教种族主义操弄获得最终胜利,能遇见的是,马来西亚将会走回回头路,让这不肖份子捞到政治资本,重新执政。

这是希盟政权的考验,考验他们如何在自由民主和公平原则的施政上,争取更多来自马来社会的支持以稳定政权,自由派对垒保守派的这场博弈,最后谁有会获得最后胜利,很大的程度上又要看希盟政府是否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成功舒缓马来中下阶层越来越重的生活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