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为阿迪讨公道、捍卫马来人尊严
 
昨天4pm,在雪州巴生举行的为阿迪讨回公道集会,一众集会者进行祈祷仪式之后,便在巴生市议会集合,然后再步行到巴生艺术广场集会。大部分支持者都身穿黑色服装出席集会,边走边咏唱“真主伟大”的歌曲。



在一众集会者陆续抵达巴生艺术广场后,舞台致词活动在当天5.30pm开始。大舞台上挂着阿迪的遗照,主办单位非政府组织大马人民运动Geras主席上台时,更是大喊这场集会,是为阿迪、为捍卫马来人与捍卫民族尊严而号召的集会!
 





 

马来保守势力反扑欲拉倒希盟?
 
509政权轮替以后,马来保守势力一直在伺机反扑。不管是巫伊联手大搞的反ICERD白潮大集会,还是昨天那场宣称要为在兴都庙骚乱中死亡的消拯员阿迪讨公道的集会,都是马来保守势力在背后精心铺成策动。他们现在就是在想方设法煽动马来草根社群的不满情绪,制造种族宗教对立,让社会不安,以期把希盟拉下台。
 

 

 希盟政府迅速化解,反ICERD集会种族宗教情绪煽不起 
 
马来保守势力下野后,所搞的第一场反ICERD集会,原本想要借力大炒极端种族宗教情绪,但是在希盟政府突然刹车,U转不签ICERD之后,集会变得师出无名,加上马哈迪和警方发出严厉警告,如果集会搞种族宗教情绪,将会严厉对付,使到他们的如意算盘打不响,原本要煽动的种族宗教情绪无法发酵。然而,消拯员阿迪之死,却又让马来保守势力再次抓到机会。
 

 

 借开除瓦塔慕迪,企图复制“兴权会2.0”? 
 
有评论甚至指出,今天这场声称要为消拯员阿迪讨公道,要首相马哈迪开除首相署部长瓦塔慕迪的集会,是马来保守势力要制一场“兴权会Hindraf 2.0”的族群愤怒。十年前,同样因为拆除兴都庙风波,印裔社群因为不满族群权益受到侵蚀,而打开社会运动的第一枪,引爆“兴权会大示威”。
 

 

兴权会大示威开启大马“社运之春”
 
很多分析都认为,十年前那场兴权会大示威,启动了马来西亚民主转型的开关键,此后更掀起了未来十年大马政改的浪潮。当年兴权会大示威之后,迎来了净选盟1.0大集会、律师公会大集会等等一场又一场的社会运动大集会,马来西亚“社运之春”就此展开,进而在10年以后,成为推翻国阵政权的重要力量,缔造历史首次改朝换代。
 
而当年的兴权会大示威,就是由瓦塔慕迪和他的哥哥乌达雅古马联手策划的。马来保守势力,如今发动马来群众施压要把瓦塔慕迪给推下台,除了报复他十年前策划兴权会大示威,也企图要再次引起印度社群的愤怒,复制十年前“兴权会1.0”的模式,制造印度社群觉得被边缘化、被受迫害的感觉,进而愤起对抗希盟政府。种种的历史契合与马来保守势力的一系列动作,已经让政坛分析开始出现这样的联想。
 

 

若推下瓦塔慕迪后,非巫裔部长将轮流被挟持?
 
一旦保守马来势力真的得逞,推下了瓦塔慕迪,不排除接下来还有更多其他印裔领袖,比如:总检察长汤米托姆斯、人力资源部长古拉、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甚至是华裔领袖林冠英、陆兆福等等,陆续成为被挟持攻击的目标。不管在哪里制造种族宗教社群对立一直是政治失意份子最廉价政治手段。
 

 

种族分化课题能否化解,关键在于希盟政府
 
消拯员阿迪之死,再度让新马来西亚迎来一次挑战。509变天之后,我们真的迎来了新的马来西亚吗?种族分化与冲突能不能够成为过去,这很大程度将要看以敦马为首的希盟政府,如何以智慧去化解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也是希盟政府的最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