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这样毫无避忌地,要部长帮帮忙,给合约的言论一出之后,就为随后开放给媒体采访的总结环节,添上了火药味,也引爆了党内新生代领袖、和资深领袖的隔空交锋。

副主席阿都拉昔在发表总结演说时提到,由于目前区部主席都没有受到“充分照顾”,因此为了确保土团党能够继续执政,他们必须用尽一切手段,捍卫现有的执政地位,抱得现场喝彩,但这样的要求,听在青年团团长赛沙迪耳里,却非常不是滋味。




虽加入希盟   阿都拉昔仍保留巫统DNA

向政府索讨合约,这种在国阵时期流行开来的陋习,明显看得出来,土团党内目前是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但说出“要用尽一切手段力保政权”的阿都拉昔这号人物,其实要把他标签成一名捍卫马来权益的急先锋,一点也不为过。

曾掌舵选委会主席8年的阿都拉昔,曾经亲口承认,他所参与的3次选区划分,目的只是要捍卫马来政权。当时,他还语出惊人地表示,选委会从未负起宪法责任,他们的任务,就只是要确保国阵能够长期执政,讲到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曾加入PERKASA   509后任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

从政府机构退休后,阿都拉昔就开始投身政坛。他在加入土团党前,还曾经是马来极端组织土权(PERKASA)的一份子。然而这么一位极具争议性的人物,如今却深得首相马哈迪器重,即使在509大选中落败,但他过后还是被敦马委任为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

有句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虽然阿都拉昔如今已经是土团党的一份子,也是希盟的一份子了,但从他在土团党代表大会中的言论,还是不难感受到,他的言行,仍旧延续着那套“巫统捞咖思维”,从政就是要找路,从政为的就只是要向政府拿合约、捞油水,典型的509前的巫统马华大捞咖。


向政府索合约论   阿都拉昔打脸敦马

敦马在509大选后,信誓旦旦地宣称,随着政权轮替后,我国如今已经摆脱了国阵时期严重的贪污问题。但这边厢,土团党党内却有人,公开要政府给合约,这种明显含有贪污元素的行为。

而且阿都拉昔还表明,如果不要去争夺别人的工作机会,不拿这个、不拿那个,那是愚蠢的。面对代表大会上,有人提出这种,复制当年的巫统区部运作模式的要求,马哈迪在较后的记者会上,就四两拨千斤地,淡化了这件事。


敦马的说法是,他们的立场是杜绝贪污,而任何有意获得政府合约的人,都必须通过投标。但一些具有能力的人,以前却被前朝政府歧视,所以不要因为看到这些人,有政党背景,就一口咬定说,他们的合约是通过不正当的方式得到的。除了土团党自家人针对阿都拉昔的“向政府索取合约”论有回应之外,希盟其他成员党领袖,也纷纷开腔谴责阿都拉昔昨天的这番言论。



要马来人丢掉“拐杖”   敦马应言行一致

对于没合约、没油水,就没得谈的政治模式,显然的,希盟里其他的成员党并不买账,他们也希望土团党不要走回巫统的那条老路。就像马哈迪之前已经多次苦口婆心地,要马来人不要再依赖政府的“拐杖”生活一样,既然要马来人改变他们的态度和价值观,那么敦马也应该言行一致,拒绝自己党内的领袖,要求合约、援助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