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大臣奥斯曼在星期一闪电辞职,成为该州史上任命最短的州务大臣,也是希盟第一位落马的大臣。虽然奥斯曼递了辞职大信封,但由于州政府还没提出新的大臣人选,传言柔佛王室到现在还没允准奥斯曼的辞呈。
 

下任州务大臣会是谁?土团党沙鲁丁呼声最高

尽管柔州在野党领袖倡议,由曾经担任过柔州大臣的慕尤丁重掌职务,惟坊间流传的热门人选中并没有慕尤丁的名字。而在这份名单中,呼声最高的分别是来自土团党的沙鲁丁嘉玛、公正党的莫哈末库赞还有诚信党的米诺胡达。

这3人目前都是柔佛州行政议员,也都代表希盟旗下不同的政党。在坊间流传的名单中还写明了“遴选大臣是苏丹的绝对权力”。只不过,委任大臣的决定权在于柔佛苏丹还是首相?


王室没有干政权!敦马:苏丹只是虚位元首

昨日柔佛苏丹和王储接连开炮,指“特定人士”独裁且企图政治化柔州的家务事,苏丹依布拉欣更直言柔州是个有自主权的州属,而身为这个州属的领导,他会给予人民最好的大臣人选。

 
这番言论令马哈迪终于忍不住回呛,强调遴选大臣是一项政治事务,由不得柔佛王室来做主。同时指“柔州拥自主权”的说法“非常严重”,强调马来西亚不是绝对君主制国家,令双方关系再陷紧张泥沼。

 
 与柔王室恩怨早在90年代盘根 
 
早在希盟执政前,马哈迪与柔佛王室的关系就处在紧绷状态。在 509大选前,马哈迪就激烈批评柔佛王室有份投资的森林城市计划,引起外界哗然;后来在投票前,柔佛王储突然高调批评马哈迪阴险如蛇,还以“船如果还能用,就不需要换船长,不能因为某个人而毁掉整个组织。”,暗喻没有换政府的必要。

 
再后来希盟执政后,马哈迪与柔佛王储关系再陷紧张,两人就笨珍龟咯岛国家公园地位课题吵得不可开交,柔佛王储把联邦政府形容成“局外人”,要求别介入柔州的家事,而马哈迪则回呛,说联邦制设定的时候柔佛王储还没出世,讽刺其没有经历过国家大事。
 

敦马修宪削弱王权引不满
 
其实马哈迪和柔佛王室的冰霜关系,早在90年代就已经开始了。1981年马哈迪上任首相后,曾经三次修宪削弱王权,而在1993年推动修宪取消统治者免控权时,马哈迪即和当时在位的柔佛苏丹依斯干达,也就是现任苏丹依布拉欣的父亲产生矛盾。


时任柔佛苏丹依斯干达在1992年,因殴打一名钩球教练引起轩然大波,隔年马哈迪修宪取消统治者的免控权,寻求法律平等。正因如此,柔佛王室认为那一次的修宪就是冲着他们来的,也因此埋下了彼此几十年的恩怨。
 

与敦马冰释前嫌?柔王储:不会忘记曾经历的 “黑暗时期”
 
在2016年时,柔佛王储曾经在面子书上提过自己一家人所经历的“黑暗时代”。王储说,尽管自己当年才8岁,但绝不会忘记联邦政府官员当时如何对待他的家人。尤其是当政府试图解散柔佛御林军,不允许柔佛行政议员到机场接送他的祖父,而他的母亲从新加坡进入柔佛时,马来西亚关卡甚至挡下她,要求她下车,因为官员要检查车上的所有东西。他知道,这些事情都应该要由谁来负责。



不管怎样,原本有些人以为,马哈迪和柔佛王室的关系应该改善了,因为去年马哈迪就前往新山与柔佛苏丹会晤,苏丹还亲自开着第一代的普腾,也是马哈迪赠予其父亲苏丹依斯干达的轿车,送敦马到士乃国际机场。原以为两人已冰释前嫌,但从最近的发展看来,似乎是大家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