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副财政部长阿米鲁丁就在国会证实,珠宝销售代理在出境我国时,曾向关税局申报带走了粉红钻石,所以这名销售代理并没有在国内进行任何粉红钻石的买卖,间接为罗斯玛辟谣。

 
接着,事件的女主角罗斯玛,昨天在离开法庭前便借机向记者诉苦,自己早在两年前就针对这件事不断作出解释,可是大家却宁愿聆听那些谎言,而不相信她。罗斯玛甚至委屈地说,自己作为前首相纳吉的妻子,早已学会了忍耐,并放话要那些散播谣言的人,向人民道歉。不过,罗斯玛真的洗脱罪名了吗?爆料天王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今天就回呛罗斯玛,可别高兴得太早,因为她自己有没有买粉红钻石,根本不是重点。


传一马公司支付钻石,拉菲兹: 谁付钱才是关键
 
对于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来说,谁付钱,用谁的钱来付才是关键。他前几天在森美兰州晏斗,为希盟候选人斯特兰助选时指出,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报告,这颗22卡拉的粉红钻石是由一马公司支付的,因此罗斯玛无法全法脱罪。


罗斯玛钻石从何而来?   谁在说谎无人知晓
 
拉菲兹紧咬着这颗粉红钻石不放,誓言要揪出幕后买手,要查出是用谁的钱买的。他说,4年前,美国司法部DOJ的一项民事诉讼文件提到一马发展公司(1MDB)曾挪用将近3,000万美元的资金,为“大马一号官员MO1”的夫人购买珠宝,包括一颗镶在一条项链的稀有22克拉粉红钻石。


美司法部揭露   MO1”夫人以1MDB资金购粉红钻石
 
虽然文件没有指名道姓前首相纳吉与夫人罗斯玛的身份,但外界普遍认为,这名MO1就是纳吉,而MO1 夫人就是罗斯玛。 其实当时的首相暑部长拉曼达兰接受BBC的访问就承认,所谓的MO1大马一号官员就是指纳吉。
 
DOJ文件揭露,刘特佐送钻石讨欢心,罗斯玛极力否认  
 
当时,这份诉讼文件也显示,罗斯玛的珠宝是通过汇入纳吉银行账户的资金,再向专为西方娱乐界著名明星服务的纽约珠宝商Lorraine Schwartz购买的。更劲爆的是,美国司法部还揭露,大马富商刘特佐曾在2013年6月向这个珠宝商发出一封简讯,告诉对方自己急需一颗颜色鲜艳或色彩略淡的18克拉粉红心形钻石。而最终,这条项链在2014年被送到罗斯玛一名不知名的香港友人手中,之后再转交给身处在吉隆坡的罗斯玛。

 
只不过罗斯玛本人,当时是再三否认自己购买这颗粉红钻石,而去年10月,纳吉在接受“半岛电视台”《东方101》节目主持人玛丽安的专访时,还澄清,粉红钻石是阿拉伯王子兼时任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总裁赛曼梳赠送给罗斯玛的礼物,但罗斯玛并没有接受。
 
接受“半岛电视台”专访   时翻脸 纳吉:钻石是阿拉伯王子送的
 
纳吉也强调,赠送贵重礼物是西亚文化的一部分,而他否认罗斯玛曾经与刘特佐见过珠宝商。结果当主持人继续追问纳吉,有关粉红钻石的价值与来源时,纳吉是愤而离席,还怒呛对方是“讨厌鬼”。

 
不过几天前,在副财政部长阿米鲁丁证实这名珠宝销售代理,并没有在国内进行任何粉红钻石的买卖后,纳吉在森美兰州晏斗补选站台时,针对“粉红钻石”疑云作出回应时却完全改了台词,只说如今的结果,证明他和太太罗斯玛,是希盟诬蔑手段的受害者,完全没有再坚持是阿拉伯王子送的,但罗斯玛没有收下这样的说法。

罗斯玛没有亲自买钻戒不重要,拉菲兹:由谁付款才是关键

好了,兜了一圈,回到问题的核心,罗斯玛被证实没有在国内向珠宝商购买粉红钻石真的重要吗?拉菲兹强调,罗斯玛没有以自己的名义购买粉红钻石,并不能代表她没有挪用一马发展公司的资金。

 
他甚至搬出刘特佐的平静号作为例子,指该游艇便是通过某公司以他人之名购买,虽然有关单位一直无法追查到游艇的真正主人,但调查的结果却显示,该公司与刘特佐有关。因此,他促请政府不能就此罢手,反而必须查出这22克拉的粉红钻戒,究竟由谁付款,并且是用谁的钱来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