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党未来斗争模式,巫伊联手能撼动希盟?
 
去年509选民用手中的一票拒绝了巫统国阵的族群政治。然而,下野之后的国阵不但继续走回老路,甚至剑走偏锋,跟伊党紧紧地抱在一起。他们变本加厉地大肆炒作宗教与种族课题,以图制造马来民族、伊斯兰受到打压,希盟是一个由反马来民族,反伊斯兰教的非马来人所主导的政府。


509洗牌换位,希盟跨族群路线 vs 巫伊种族宗教极端
 
509之前的在野党,希盟当时打出的口号,是民主改革、打击贪腐、辅助弱势、改善经济,靠着这样的跨族群路线,结果引起跨族群的共鸣,成功变天!509之后,61年来第一次沦为在野党的巫统其实是变得很无助,因为之前希盟打着的议题都是以巫统为首的国阵一手制造出来的。
 
现在的在野党巫统领袖,还是执政时代霸权贪腐的那一班人,因此,除了走偏锋搞极端,他们还能找出更好的议题来攻击希盟吗?跟伊党联手,煽风点火炒作种族宗教,加上王室议题就是唯一让他们能够最快重新上台执政,摆脱现有面对贪污案件指控的唯一出路。他们这个如意算盘是否打得响,那就要看选民的智慧了。


巫伊联手是最廉价的政治成本
 
现在巫伊联手,打着“穆斯林大团结”反抗打压的口号,可以说是把单一族群这条路走到尽,这是最廉价的政治成本,也是一条最快的捷径。对他们来说,眼前这些策略已经是看到效果,给希盟造成巨大威胁。
 
ICERD不签了,《罗马条约》签了又退出了,巫统还赢下金马仑和士毛月两场补选,马来社群很多人开始原谅,甚至忘记了巫统领袖当年的种种贪腐行为。明显的,这个策略奏效了,虽然在一些人,特别是华人眼中巫统伊党合作不会长久。


60年冤家同床共眠,巫统紧抱伊党救生圈”
 
尽管巫伊联手炒作敏感的种族宗教议题形同玩火,但在野党未来的斗争模式,基本上已经看到雏形。下野后的巫统是把伊党这个“救生圈”紧紧抱着不放。巫统和伊党原是政治宿敌,两党基层因为政治斗争上的对立而交恶多年,谁会想到巫伊这对冤家现在居然“结婚”了,还高调秀恩爱。不过看在希盟和表明不抗拒巫伊合作的马华的眼里,这个美好只是短暂的。


巫伊议席重叠难分配,马华求生存难脱离国阵
 
就如魏家祥所说的,巫伊合作的挑战是在下届大选的议席分配上,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根据选民结构,西马半岛165个国席里,马来选民超过65%的议席就占了88个。换句话说,西马至少有半壁江山是巫统和伊党地盘重叠的。其实就算巫统伊党谈得妥,拿下这所有88个马来议席,但要以多数议席入主布城,他们还是要额外在马来选民少过65%的选区,或是沙砂两州,再赢下24个席位才有望执政。


巫统左拥伊党,右抱马华国大党
 
所以,按照这套88加24的方程式,国阵巫统要重新入主布城,单靠马来票这个如意算盘还是打不响。这就是为什么,在跟伊党分吃同一块马来票蛋糕的同时,巫统要左手紧抱伊党,右手还死命拉住马华国大党不放松的原因。
 
非马来票要靠国阵其他成员党,但马华和国大党如今到底还有什么底气呢?巫伊联手大炒种族宗教课题之后,继续留在国阵的马华国大党,他们在各自族群的影响力难道还会比国阵执政时期更好吗?



脱离国阵只有死路?马华只求保住几个席位生存
 
然而要是离开了国阵,马华国大党又能生存吗?就拿马华来说好了,它现在的选择真的不多,留在国阵并跟伊党合作,至少在下届大选,只要像在509之前那样,要求自己的候选人在马来区上阵,靠马来票还是有中选的机会。
 
马来票定马华生死留在国阵或能赢下部分选区
 
根据509大选成绩,马华多个混合选区就是因为伊党分裂了巫统的马来票才落败,如果伊党变成自己人,马华就可以靠着伊党配票赢下一些选区,包括彭亨文冬、劳勿、关丹,还有吉打巴东色海、霹雳丹绒马林、柔佛丹绒比艾,甚至连边缘选区,马六甲亚罗牙也和柔佛拉美士也有机会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