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马哈迪1.0时代,敦马曾是不折不扣的“独裁者”

再度任相的马哈迪,似乎始终没有摆脱他再度任相22年的标签,就好像烈火莫熄公主所说的,敦马是个不折不扣的“前独裁者”。回顾马哈迪1.0时代,他以强人的专横姿态治国,仗着国会3分2优势通过了很多项被形容为恶法的法令,去压制学生运动、非政府组织、异议分子和敌对党,更使用了各种法令打压媒体和钳制言论自由。
 


马哈迪政治生涯最大污点,就是在1987年祭出茅草行动,援引内安法令,一口气逮捕了来自朝野政党和各个非政府组织的107名人士,更吊销三家报馆的出版准证,让大马好长一段时间,弥漫在白色恐怖的氛围中。
 
除了铁腕统治,马哈迪还被指是破坏我国司法的始作俑者,更是朋党主义的开山鼻祖。他通过私营化计划,亲手将许多国有企业转让给自己的亲信朋党接管,一夜之间制造了无数暴发户。巫统各级领袖到处找“康头”的文化,也是他那个年代滋生茁长。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敦马2.0 依旧是一名独裁者? 
 
希盟时代的敦马,与国阵时代的敦马有什么不一样?有人就断言,敦马依旧是过去那个敦马,也有人就说,敦马现在正在与时间赛跑,希望在有生之年,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公正党国会议员陈仪乔就认为,与过往相比,马哈迪已不再是联盟中的“绝对领袖”,亦懂得尊重盟党领袖的意见。 财政副部长阿米鲁丁则认为,希盟政府的施政以集体决策为主,领袖们都能自由地表达立场。
 

 

决策束手束脚?巫伊认定敦马“走样”了!

不管是在联盟与敦马共事的陈仪乔,还是在同一个政党与敦马共事的阿米鲁丁,同僚都异口同声认为:敦马变了,懂得尊重其他领袖的政见。而在野党议员也同样认为,敦马变了,但却变得不像自己,整个人都“走了样”。



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认为,敦马一直在希盟中“挣扎求存”,毕竟土团党在希盟里没有绝对优势,而敦马也必须展现尊重盟党的态度,令自己束手束脚,很难做事。国大党议员沙拉瓦南与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则形容,敦马现在面临“不舒服”的执政状态,因为过去是由首相决定内阁成员的未来,而现在却是首相必须听命于内阁成员,否则即面临“被开除”的风险。

 

政治氛围今非昔比!敦马2.0面对更大挑战

从前只要敦马发号施令,众人都会乖乖听话,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如今的敦马没有了当年巫统在国阵一党独大的优势,现在土团党在希盟中的势力明显劣势,而敦马自己也承认了,第二次担任首相,挑战比过往更大。
 

 
不过,敦马在一些处事作风上还是“坚持己见”,比如在面对王室时,他立场依旧强硬,毫不妥协。敦马在任相期间曾3次修宪削弱王室权力,阻止王室干政,如今再度任相,他依旧坚持不让王室越过雷池,捍卫国家君主立宪制度。
 
敦马2.0是不是和敦马1.0没有两样?了解敦马过去的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无可否认的,如今他老人家虽然年事已高,但每天还是像铁汉一样=到处为国事奔波,就这一点很多人是感到佩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