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蒂花空降反贪会,凸显首相权力过大?

人权律师拉蒂花无预警接掌反贪会,确实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尤其是在几名内阁部长表示自己事前毫不知情,而敦马又直接承认委任拉蒂花是他的个人决定,没必要和内阁讨论后,这一个原本普通的委任,在一些人的眼中,就变成了一场政治大戏。



委任拉蒂花是“权力游戏”?拉马沙米: 阿兹敏或是幕后推手
 
来自行动党的槟州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是很不客气的质疑,说委任之前是公正党党员拉蒂花空降反贪会,其实是一场权力游戏。他甚至还大胆揣测,这场政治游戏的幕后推手之一,就是在蓝眼党内和安华几乎可以说是分庭抗礼的老二阿兹敏。拉马沙米说,拉蒂花和阿兹敏的关系密切,在拉蒂花受委任后,阿兹敏也公开祝贺他,并赞她是最佳人选,但是党主席安华却对此只字不提,而这位现在的反贪会一姐拉蒂花,还曾经批评过安华和他的家人。
 


律师公会:没咨询国会特委会是明显疏忽
 
不管这究竟是不是一场权力游戏,律师公会主席阿都法利都认为,即使拉蒂花在得知获选为反贪会主席后就已经退党,但还是难以摆脱“政治委任”的嫌疑。他也批评,政府没有咨询国会特委会,就委任反贪会主席的做法是明显的疏忽。虽然国会特委会没有法律效力,但是任命官职应该要更透明,才能符合希盟的竞选宣言。
 

 
南茜:委任拉蒂花是首相特权,不满下届大选可反映
 
不过来自砂拉越土保党的前首相署部长南茜却反认为,委任拉蒂花接掌反贪会主席本来就是首相马哈迪的特权,还说既然人民选择了希盟,就要接受敦马的决定。如果有不满的话,大不了就在下一届大选,才来表态。



“首相手握大权非好兆头”,净选盟:纳吉当初也委任盟友出任公职
 

但是净选盟却认为,改变可以在7月国会复会时就开始。净选盟昨天发文告表明,虽然现有法律允许首相向国家元首建议合适的反贪会主席人选,但对民主政府来说,首相拥有绝对权力并不是一个好兆头。因为,前首相纳吉过去就是通过委任盟友出任关键公职,逃脱一马公司案检视,并继续掌权的。所以净选盟希望,希盟政府可以在7月国会复会时,让像是反贪会、选委会、司法委任委员会等机构,摆脱行政权管辖。

 
无可否认,拉蒂花空降反贪会彰显的是体制问题,希盟政府当然也不能忘记他们的竞选承诺。但对于已经坐上反贪会最高宝座的拉蒂花来说,要如何在任期内,率领整个反贪会,推动肃贪,交出亮眼的成绩单,以实实在在的行动,回应这些质疑,就是她当下的首要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