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停滞成反禁足令最大因素

尽管行动限制措施对斩断新冠病毒的传播至关重要,却也让不少实施禁令的国家经济几乎陷入停滞,从而产生负面连锁效应。例如,美国在过去一个月就有逾2,200万人失业,就算落实了美国史上最大的经济刺激方案,也被认为是杯水车薪。

因此,除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多个州属包括密西根、宾夕法尼亚、明尼苏达、北卡罗来纳、俄亥俄、维吉尼亚、华盛顿等各州政府,一直在找机会重启经济活动。美国上千民众也齐齐上街抗议,称继续让经济停摆所带来的危害比病毒更大,有者还高喊“不自由、毋宁死”的口号。



反对封锁措施的除了美国,还包括巴西政府。巴西总统波索纳罗还亲自出马,为示威者站台,要求军方介入处理疫情。他不但开除了跟他意见相佐的该国卫生部长,更公开批评实施禁令的州长,并强调,若再不开放巴西经济活动,不仅国家无法进步也会弄垮巴西经济。



此外,疫情所引发的严重经济危机,也迫使许多欧盟和欧元区成员国开始无视欧盟条约中,禁止政府援助企业的条款。

4月18日,德国柏林也发生逾百人示威,抗议管制措施过于严谨,最终遭警方驱散。

对此,我国前首相马哈迪就坦言,西方国家疫情之所以失控,就是因为太自由,而对抗疫情的最主要关键,却是“自律”。



“中国式”防疫受多国容忍效仿

疫情爆发初期,中国政府早前落实“封城”、“禁足”等强硬措施遭到广泛抨击。但随着境内疫情渐渐受到控制 ,“中国式”的防疫模式却让许多国家频频效仿,而民众过去对这种侵权行径的反感,也多了几分容忍,甚至乐见其成。

根据英国媒体《BBC》引述台湾法律科普网站编辑刘珞亦表示,无论威权或民主体制下,面对如此大型灾难的恐惧,人们都希望政府扩张权力给予人民更多保护,而普遍社会亦赞同,非常时期应该采取非常手段,包括利用一些科技追踪和掌握民众行踪、但有可能侵犯个人隐私的做法。




各国以防疫为由实施强硬手段
 
  • 泰国3月底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赋予政府采取强制措施,包括打击网络社群谣言,必要时可以关闭社交媒体。
  • 匈牙利早前通过紧急法案赋予总理极大权力,政府可以绕过国会颁布法令,对任何反对声音进行打压。
  •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在4月2日宣布,直接扩大军警人员的管制权利,获准开枪对付违令者。
  • 《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司法部要求国会赋予其更多权利,包括取消对寻求庇护者的法律保护,以及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拘禁违令民众。


疫情失控暴露西方体制弱点?

面对“中国式”防疫的凑效,相对于欧美群众上街抗议引发交叉感染风险,是否暴露了西方民主体制的弱点、突显中国威权体制的优势?对此,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接受访问时勃然大怒:“中国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除了法国,英国和美国也对“中国式防疫成功”的说法不买单。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表示,有必要对病毒如何从中国开始传播、为何无法更早阻止疫情爆发等问题进行深入研究。美国也认为,中国政府存在瞒报疫情嫌疑。

马克龙指,这场疫情危机关乎人类存亡,改变了全球化的性质和国际资本主义的架构。不过,他坚称,为了抗疫而放弃自由将对西方民主制度构成威胁,法国政府绝对不能以健康危机为理由,放弃最根本的民主本质。





防疫的同时,也要防止滥权

有专家指出,尽管这种强硬管制逐渐成为人们普遍能够接受的“社会规范”,但对于公民隐私和言论自由而言,却已经造成威胁。

《BBC》报道,法律界和人权组织担忧,在一些民主成熟度不足的国家,强制性抗疫措施可能会无限扩大政府的权力;而独裁和威权政府则可以透过防疫为借口,赋予自己合理的集中权力,即使疫情改善之后也不愿放弃,继续控管国内舆论自由和资讯流通,导致极端管制手法无限上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