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的起源迄今没有答案,却备受医学界、科学界甚至是政治界瞩目。中美双方也因为病毒来源问题陷入口水战。不过,在没有具体数据和科学证明之前,一切都只是推测。

病毒起源地众说纷纭
 
  • 1月24日|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刊登一则论文,分析了首批确诊新冠肺炎的41宗病例后,发现其中13名患者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而首位确诊患者在2019年12月1日发病,也不曾到过该市场。因此,该论文认为华南海鲜市场并不是病毒的唯一发源地,那只是疫情的引爆点。


 
  • 2月|意大利马里奥内格里药理研究所主任雷姆齐(Giuseppe Remuzzi)受访时说,有消息指,当地医生在2019年11或12月左右,已察觉有老人患上奇怪的肺炎症状。这个发现曾一度被认为疫情源头可能并非来自中国,而是意大利。不过,雷姆齐后来澄清,他当时的说法并没有科学证据证明,这些老人是因为新冠病毒而发病。


 
  • 5月5日|WHO发言人科里斯丁(Christian Lindmeier)在联合国新闻发布会上提及一份报告,指一家法国医院对一些确诊患者的样本进行重检,结果发现,该医院早在2019年12月就出现了新冠肺炎患者。对此,WHO呼吁各国调查起源不明的肺炎病例。



病毒和哪种动物有关?
 
  • 2月初|国际综合性科学周刊《自然》研究指,新冠病毒与云南蝙蝠病毒株(RaTG13)的基因排序有96%相似,相信蝙蝠是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不过,两种病毒的突刺S蛋白受体并不一样,当时未能完全知道病毒的演变过程。


 
  • 3月|科学周刊《自然》再引述中国华南农业大学、广西医科大学丶香港大学等不同单位组成的团队的研究指,穿山甲很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科学家在马来亚穿山甲中提取样本,发现新冠病毒与这些穿山甲身上的冠状病毒有相似性。特别是其S蛋白受体“近乎一样”,其冠状病毒可能与云南蝙蝠病毒株(RaTG13)重组而有所演化。



病毒是否人工制造?
 
  • 3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连发5条推文大胆假设:”有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武汉”,并要求美国公开数据、声称美国欠中国一个解释。美国国防部强烈驳斥,指这是北京政府的政治宣传手段,并要求中方提出控诉证据。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公开称病毒为“中国病毒”。自此,中美双方的口水战升级。
   
  • 《自然》3月期刊,刊登了一份美国、澳洲、英国等专家共同撰写的研究报告,指研究了新冠病毒的特征和结构后,认定病毒“不可能是人工制造”。研究人员发现,病毒的骨干与现有病毒都十分不一样,病毒并没有使用人工合成方式的痕迹。这份报告被多名欧美科学家形容,终结了“病毒是人工制造”的阴谋论。

 (资料来源:Nature Medicine)
 
  • 4月|美国下令国家情报单位调查新冠病毒源头,总统特朗普声称已掌握证据,支持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病毒实验室的说法。不过,世界卫生组织(WHO)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瑞恩(Michael Ryan)表示,从目前掌握的科学观察,病毒起源于大自然。不过,特朗普在5月4日接受专访时突然改口,澄清当时的意思是指“病毒从武汉地区扩散”,而非来自实验室,同时相信中方并不是有意让病毒外泄。



追溯病毒源头为何那么重要?

医学上,找到病毒源头很重要,尤其是在遏制疫情的发展和防疫方面,只有找到新冠病毒的起源地,以及弄清病毒从天然宿主到中间宿主,再传染给人类的完整感染链,才能采取更针对性和更有效的防控措施。

此外,摸清病毒的传播途径、突变规律和潜在风险,则可以避免疫情卷土重来或预防类似的疫情再度爆发。


寻找病原关键线索:零号病人

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是谁?出现在哪里?这是许多医学和科学家众多疑问的交汇处,只有解答了这些疑问,才能够追溯到病毒的传播途径和感染链。不过,在人类漫长的抗疫历史中,成功找到的“零号病人”的几率非常小,加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证据已消失、各种猜测被沦为政治手段,导致寻找“零号病人”的行动更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