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513种族冲突事件”,官方的说法称这场暴乱是在1969年全国大选成绩出炉后,反对党的得票率首次超越执政党联盟政府(国阵前身),反对党支持者上街欢庆的举动引起种族不满情绪,进而引发了种族暴动,最终演变成无可挽回的流血冲突。

不过,社会学者兼社运活跃份子柯嘉逊曾在2007年,依据当时刚解密的英国驻马最高专员署人员的各项资料表示,这场暴动实际上是一场具策划性的政变,有人企图推翻时任首相东故阿都拉曼,制造种族冲突事件逼他下台。



希盟上台让人民看见一线曙光

多年来,“513”变成了一个抑制国内政治产生分歧时的“挡箭牌”。政客们在政局不稳时,都会搬出这3个数字来暗示或威胁反对派,勿重复制造当年的惨痛经历。直到2018年509大选,我国政治再次掀起反风,举国上下见证了大马以和平稳定的方式经历了我国历史上首次的政党轮替,似乎让人民看到了打破种族和宗教主义、趋向更民主化的曙光。



可惜,打从希盟上台执政以来,从政府拒绝签署《消除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马来人举办尊严大会、陈平骨灰运送回国,到华社反对爪夷文教学等等,只要涉及种族与宗教议题,“513”和马来人主权议题又再次被挑起,在不同族群中也引起许多热议和仇恨言论。



由4党组成的希盟也多次传出政治分裂,再加上巫统与伊党不断炒作种族宗教课题、制造马来社群对行动党的仇恨,最后,演变成今年初的“喜来登政变”事件。不到2年的时间,希盟就把得来不易的政权拱手相让、交给了国盟政府。


慕尤丁出任第八任首相
战友阿兹敏激动落泪啜泣



民间对于国盟政府夺权手段的评价,也分为两极化。有人不齿国盟称他们为“后门政府”,也有支持国盟的人认为他们更能照顾马来人权益。虽然这场政治权斗游戏,最终因为国内爆发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而暂时偃旗息鼓,但随着疫情状况大大好转,国内政治再起掀起争夺战。即将在5月18日重启的国会,也因为国会下议院议长阿里夫接纳了前首相马哈迪的“不信任慕尤丁”动议后,势必再次引来另一轮激烈的政治斗争。


动议撤换马六甲州议长掀骂战
国盟丢册子、自选新议长




我们从513事件学到了什么?

“513种族冲突事件”发生了50多年,无可否认,如今重提“513事件”或许已不再如以往般难以启齿和隐晦,但敏感度依然不减,一不小心很可能被认为在制造白色恐怖、煽动种族主义。

可是,我国至今上至政治人物、下至平民百姓,可有摆脱了种族和宗教主义的迹象?当年513事件的真相,或许因为许多因素永远都无法解密,但更关键的是,国内种族关系在这半个世纪来,有没有增加了更多的包容与了解?还是变得更为敏感和脆弱?希盟与国盟之间的政治权力斗争,最后又会不会历史重演,演变成种族之间的冲突?

这或许得看马来西亚各族人民在这些年来,有没有从历史错误中学习成长与进步了。


(513罹难者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