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国内建筑工地频频爆发感染群,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在11月18日透露,政府考虑要求外籍移工佩戴手环以方便“监控”他们的活动范围。这项建议遭到不少人权人士和组织批评,认为政府对外籍移工有歧视之嫌。

妇女人权组织:不能接受
大马妇女人权组织(Tenaganita)执行主任葛罗丽妮达丝(Glorene A Das)控诉,政府的说法无法被接受,质问:“我们到底在培养什么样的恶劣文化?”

葛罗丽妮达丝指出,外籍移工为我国贡献劳力、税收及技术,甚至有些还付出了性命,因此政府不应把他们贴上罪犯或动物的标签。她表示,由于对疫情的误解,加上政府的这一说法,已经有不少民众开始使用暴力袭击外籍移工。


唐南发:政府助长排外情绪
自由评论人唐南发也在面子书上撰文,称政府把外籍移工当成罪犯对待的举动,无疑加剧了他们内心的不安和恐惧。他批评,政府对待移工的态度不但欠佳,还极为可耻且助长民众排外的情绪。

此外,唐南发表示,掌管雪兰莪公共交通的行政议员黄思汉更是顺水推舟,准备向使用免费巴士服务的外籍劳工征收费用,无疑是对他们落井下石。


以抗疫为由合理化偏见
捍卫自由律师团(Lawyers for Liberty)于11月19日也抨击,政府表面上以抗疫为由,实则是为了合法化对外籍劳工的偏见。该组织表示,政府的这一举动将会引起人民对纳粹主义的不安记忆。该组织也质问,政府为何要在这充满敌意的环境羞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