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主席安华的前研究助理,就前者三年前对其性侵一事,入禀民事诉讼。

总检察署称证据不足
不提控安华

28岁的尤索夫(Muhammed Yusoff Rawther)曾指控,安华于2018年10月2日在其泗岩沫的住家性侵他。前者表示,当时安华的私人秘书苏克里,吩咐其将演讲稿交给安华,殊不知惨遭安华强行非礼。

尤索夫形容,在事件发生时其拒绝听命,但安华表现出失望和生气,甚至在尤索夫离开前道:“我想再做一次”(I want to do this again)。

而尤索夫在隔年12月7日报警,并于同月17日到武吉阿曼警局测谎,惟安华拒绝配合。

“但总检察署在2020年1月发表媒体声明,表示没有足够证据来提控安华。”

早前,总检察署律政司恩姑诺费沙(Engku Nor Faizah Engku Atek)认为案情存在矛盾,她说:

“此案件不足以《刑事法典》第354条文或援引其他条文下来对安华提出控诉,因此我们决定把案件关档,不做任何提控。”
 

尤索夫向安华索赔
据《当今大马》报道,尤索夫的代表律师玛哈佐(Mahajoth Singh)证实,尤索夫在等不到总检察署的任何行动下,才寻求吉隆坡高庭裁定此案件。
 
另外,尤索夫会就此性侵案向安华索赔,包含:
  • 每次180令吉的治疗费
  • 惩罚损害赔偿(exemplary damages)
  • 堂费
  • 每年5%利息
  • 任何法院裁定的费用和损害赔偿

==========​==========​==========

看更多:遭性骚扰的受害者为何不敢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