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单日确诊病例连9天突破1万宗,政府的医疗系统濒临崩溃、床位爆满。为了舒缓巴生谷政府医院床位不足的问题,当局决定让在政府医院接受治疗的非冠病患者转入私人医院。惟目前私人医院的冠病床位也几乎爆满。

国内确诊病例压不下来
私人医院冠病病床也爆满

大马私人医院协会主席古吉星在接受《八点最热报》的访问时进一步坦言,很多私人医院自今年1月起陆续接收患者。惟面对攀升不断的确诊病例,私人医院的病床也开始爆满。他透露,巴生谷私人医院的加护病床几乎被第5期新冠患者占据。

“私人医院和政府医院不一样,前者冠病用的加护病床和普通病床非常有限,因此必须根据医院的大小和能力来接收新冠患者。” 古吉星补充,私人医院因为没有专门只接收新冠患者的医院,因此无法接收过多患者。

如何避免冠病患者和非冠病患者接触,导致院内感染,也是私人医院面临的难题。

巴生谷私人医院仅750张冠病床位   
医生:增加床位不容易

吉隆坡班台医院首席执行员林淑媚,在受访时则指出,巴生谷私人医院的7,500张病床当中,只有750张床位提供给确诊患者,其中78张为加护病床。她说:

“令人担心的是这些床位几近爆满,但要增加冠病病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必须把冠病患者和非冠病患者隔离,整个医院的设备上都必须重新调整。”

我国重症患者数持续累积,无论是政府还是私人医院已不堪负荷。

就算有钱付医药费 
私人医院也一床难求

林淑媚续称,虽然目前私人医院的床位不如政府医院完全超出负荷,但由于许多遭政府医院拒于门外的冠病患者,都会到私人医院求助。

“甚至有的新冠患者,就算愿意缴付昂贵的医药费,也无法获得床位。私人医院的床位已经到了极限。”


冠病治疗时间相对长 
新来患者来也无能为力

林淑媚也坦言,冠病患者治疗时间长,有的需要治疗1个月以上,因此这段时间就算有新的冠病患者送院,基于床位短缺他们也无能为力。

“若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到时不管是政府还是私人医院,都会面对医疗设备、医护人员短缺的问题,这也会导致其他非冠病患者延误治疗。”

古吉星进步一强调,私人医院无法再增加更多的床位,因为照顾冠病患者,需要的人力更多,他说:

“照顾冠病患者的医护人员有点不同, 我们不像提供酒店给病人就好了,我们需要照顾病人,观察、治疗他们,因此有很多限制。”

随着确诊病例攀升,巴生谷部分医院的设备濒临崩溃,病患也被安排睡在停车场。

加入冠病抗疫战线
私人医院愿接收其他患者

面对源源不绝的新冠患者,不少私人医院已经从今年1月加入新冠抗疫战线,陆续接收新冠患者。古吉星坦言已和卫生部讨论,让政府医院的急诊病例和普通患者转到私人医院,好让有更多的政府医院可以专门治疗新冠患者。

他也透露,这项计划会在不久后实行,同时私人医院也会增加普通床位,减轻政府医院的负担。

“巴生谷各私人医院会提供790张床位,有32间私人医院会参与这项计划。但这还没开始实行,这代表不同的私人医院会提供少量的床位,以后可能会增加更多,但还是要看这第一阶段如何。”


控制疫情传播人人有责 
群体免疫才是上策

林淑媚表示,病毒当前人人都可能是受害者。她认为控制疫情传播是所有大马人当前共同的责任,就算民众已经接种疫苗,也不能抱着侥幸的心态,她道:“接种疫苗后还是有染疫的风险,只是症状大大减低而已。”

另外,古吉星以欧洲国家大量接种疫苗后确诊病例下降了的情况为例,他认为政府实施全面封锁、人民遵守SOP,都只是暂时的防疫措施。他说:

“只有达到群体免疫,才是上上之策。我相信疫情好起来后,我们就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这很可能是疫情的最后尽头,我们需要给医护人员支持。”


冠病患者很快恶化到第5期
询及国内疫情究竟恶化到什么程度?林淑媚透露,我国疫情和半年前明显不一样。她说:“6个月前,到私人医院治疗的新冠患者,很多都是第一期或第二期,只要照顾得好,通常他们很快就会康复可以出院了。”

惟现在进入医院治疗的患者大多处于第三期,部分患者情况迅速恶化至第四期和第五期。林淑媚补充,现在很多人因此丢失性命。

入院患者多介于第四期至第五期,死者每日剧增。

住院患者转入私人医院
医药费由谁来付?

另外,私人医院接收政府医院的急诊病例和普通患者,医药费将由谁来付?古吉星表示,在卫生部秘书长沙菲克发的信函提及,政府将承担患者在私人医院治疗的费用。他说:

“但不能超过指南中规定的限额。如果超出上限费用,那将由卫生部审查,决定是否给予报销。而前提是这些病人必须是在政府的建议下,转到私人医院。”

 
==========​==========​==========

看更多:确诊连续9天破1万   私人医院新冠病床快爆满